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党廉建设 >

打破公立医疗垄断 鼓励社会资本进入

更新时间:2022-07-01 04:21    来源:    点击数:
 

卫生部承诺打破公立医疗垄断 鼓励社会资本进入
-------------------------------------------------------------------------------------------------
 
 
高强:目前我国正处于改革的攻坚阶段,对于卫生工作来说,也面临着体制机制改革问题。我们不要争论卫生改革成功不成功。

高强直指医疗事业管理“不公平”,认为应该通过改革将一部分公立医疗机构改制,由社会力量举办——

本报讯(记者李宗品)昨日,卫生部网站发布卫生部部长高强近日在全国卫生厅局长专题培训班上的讲话。高强在讲话中透露,将继续深化城市医疗服务体制改革,改变医疗服务基本由公立机构垄断的局面。

打破公立医院垄断

高强认为,医疗机构管理体制改变主要应解决以下问题:一是改变医疗服务基本由公立机构垄断的局面。2003年的统计表明,全国公立医院占医院总数的96%,社会办医院仅占4%。公立医疗机构的垄断局面没有改变。二是实行真正意义的医院分类管理。目前对医疗机构实际上是按照所有制分类,把公立医院都定为非营利性,把社会办医院都定为营利性。公立医院绝大部分都在追求利润,又享受免税和政府补贴。而社会办医院既要缴税,政府也不给补贴。因此,我们的政策和管理是不公平的,既放松了对公立医院的监管,也限制了民营医院的发展。

鉴于上述情况,高强表示,应该按照当地的经济发展水平、政府承担能力和人民基本医疗需求,科学确定保留多大规模的公立医院,目前这么多公立医院,国家承担不起。结果带来投入严重不足,公立医院争相搞创收。有多少现有的公立医院可以转制,要制定完整的区域卫生规划。

吸引社会资金投入

高强认为,应该考虑通过改革将一部分公立医疗机构改制,由社会力量举办,为群众提供不同层次的服务。政府集中财力办好一批公立医院,加大投入、严格管理、转换机制,明确政策,真正办成为群众提供优质、低价的基本医疗服务的公益性医院。政府举办的医院坚持低收费,不以盈利为目的,国家控制医务人员的工资总水平。

要实施通过区域卫生规划和医疗机构设置规划,对区域内卫生资源进行统一规划管理,对现有配置不合理的卫生资源按照规划进行调整,改变医疗服务由公立机构垄断,吸引社会资金发展医疗卫生事业,完善医疗机构分类管理的相关政策,明确公立医院的功能定位、运行机制和财政经费保障机制,保证公立医院的公益性质,促进多渠道办医格局的形成。

医改方案尚未批复

昨日,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已经上报国务院的新医改方案建议在4个中等城市展开进行试点,医改以基本医疗保险覆盖90%的人群,并负担一半的医疗费用为目标。据悉,“收支两条线”将成为医改试点方案的主要思路。

昨日,卫生部新闻办有关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截止到目前,尚未接到国务院对新医改方案的批复,新方案中是否建议在4个中等城市试点“也不清楚”。

官方态度:“不要争论医改是否成功”

卫生部部长高强在全国卫生厅、局长专题培训班上的讲话摘要

目前我国正处于改革的攻坚阶段,对于卫生工作来说,也面临着体制机制改革问题。我们不要争论卫生改革成功不成功,但我们要看到医疗卫生事业在体制、机制上确实还存在着诸多障碍,影响了卫生事业的健康发展,影响了医疗卫生服务水平的提高,影响医疗卫生服务的公平和效率。现在不少专家学者都在讲,解决卫生面临的问题是改革体制机制问题,这是对的,但缺乏深入的分析和研究,卫生体制、机制存在什么问题?深层次原因是什么?如何改革卫生体制和机制?这需要大家认真研究。

医疗事业面临4大突出问题

“十五”期间卫生事业的发展速度是建国以来最快的时期。医疗卫生服务规模、服务条件、服务水平都有了很大改善和提高。总体上看,我国卫生事业发展取得了明显成绩,但应该看到,制约卫生事业发展的体制性、机制性、结构性矛盾仍然存在,卫生发展、特别是农村和社区卫生滞后的问题仍未得到有效解决。主要表现在:

一是公共卫生体系建设任务艰巨。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体系不够健全,在农村和基层表现得尤为明显。

二是我国正面临着疾病谱的快速转变,新发传染病和人畜共患病不断出现,非典、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等存在严重威胁,原有传染病、地方病的防治形势依然严峻,慢性非传染性疾病人数不断增加,疾病预防控制面临巨大挑战。

三是农村卫生和社区卫生发展严重滞后,不适应群众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需求。

四是公立医疗机构的公益性质淡化,片面追求经济利益的倾向严重,不正之风未能及时纠正,导致群众医疗费用负担加重,看病难、看病贵成为广大群众反响强烈的问题。

农村医疗防止片面追求经济利益

农村卫生事业发展的思路已经比较清晰,关键是抓好落实。要顺利推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试点,按照国务院的要求,明年试点要扩大到40%,真正使农民受益,注意解决好扩大农民受益面问题。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的基本要求是以保大病为主,这在目前筹资水平不高的情况下是必要的。但如果农民的受益面长期维持在5%左右,农民的积极性肯定会受影响。在完善工作方案时,应兼顾农民普遍受益问题。加强农村医疗服务体系建设,巩固和完善县乡村三级医疗服务网络。重点加强乡卫生院和县医院的建设。加强农村医疗机构管理,完善运行机制,落实必要经费,防止片面追求经济利益。

大力发展社区卫生服务

最近卫生部专门向国务院汇报了发展社区卫生服务工作,起草了《国务院关于大力发展社区卫生发展的决定》。国务院将在适当时候召开发展社区卫生服务工作会议,把大力发展社区卫生服务作为今后一段时间城市卫生工作重点。通过发展社区卫生服务,为低收入者提供基本医疗服务保障,合理分流一些病人,减轻大医院的负担。

业界声音:医改要突破“不完全市场化”

“近来,大家对医疗改革过程中所指出的一些问题,并不是因为医疗机构市场化导致的,而恰恰是由不完全市场化和国有高度垄断造成的。”昨日,吉林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常务副院长牛俊奇表示,按照现有的思路,国家对医院进行的仍是“存量改革”,这样对后来者不公平,要想重新办医院必须买个空壳,增加了医疗行业进入门槛,而对能形成一定投资规模的外资,国家一直是限制的。

牛俊奇称,目前境外有约600亿美元的资金,在我国医疗市场外静候,国内这些小规模的民营医院只能在大医院的夹缝中生存,根本不可能进入高端市场竞争。

“比如,现在周边只有我一家三甲医院,即使价格高、服务差,患者也别无选择。”牛俊奇向记者表示,价格高是垄断造成的,国家应该鼓励靠市场来竞价,将整体价格下拉。他认为,国家应该把投办公立医院的钱投向农民,但不是直接交给农民,而是交给医疗保险机构,由他们来和医院讨价还价,因为投给医院,又可能造成一轮的低效率运作。

私人办非营利性医院操作难

中华医院管理学会医院经济分会有关专家称,今后政府举办非营利性医院只是一部分,非营利性医院主要由社会力量来办,比如目前一些央企大医院和慈善机构投资办的医院都属于这个性质,但私人资本投办非营利性医院,也要享受免税政策,但怎样确保其利润滚动投入医院发展而不被分红,确实存在操作性难题。

该专家表示,医改新方案具体执行时间、试点城市确定都需要等国务院最后的批复,试点范围之外的城市也并非要维持现状,国家只是强调以试点城市为医改重点推进地区。

“目前,高校附属医院在管理上比较麻烦,隶属关系归高校管,但只是人事权由高校掌握,其内部资产的管理既不属于高校也不归卫生部门,处于一种真空状态。”首都医科大学一家附属医院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医改应着眼于让百姓有钱看病

“国家应该把主要精力集中在替老百姓筹集资金上,而管理医院完全可以同步进行。”原卫生部医政司司长、中华医院管理学会副会长于宗河认为,最好的改革是让老百姓能看得起病。

于宗河给记者算了一笔账,2003年全国医疗费用支出为6695亿元,其中60%全部是普通居民来掏,现在若能做到把政府和医保投入都能落实下来,社会再筹一部分公共资金,就可解决全民看病问题。以6695亿元的80%费用来算,政府应支付17%、医保27%、个人承担20%(国家可救济无法承担的穷人这部分费用)、医院管理后可节约10%,这些加起来就有74%,剩下的26%完全可由国家制定政策来向全社会筹集资金,这部分资金已不到2000亿元。

“其实,现在正在酝酿的新医改方案,跟过去的思路差不多,还是没能从需方资金上来考虑,很可能重从老路。”于宗河认为,目前国家当务之急是建立一个长效的、与国情相一致的筹资机制,而不是单纯拿医院开刀。(本报记者李宗品)

背景:卫生部否认医改失败

2003年年初,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与世界卫生组织合作,确定了“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课题研究。课题组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等单位的专家学者组成。

今年7月,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课题研究得出结论,认为“目前中国的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基本上是不成功的”。报告指出,当前的一些改革思路和做法,都存在很大问题,其消极后果主要表现为,医疗服务的公平性下降和卫生投入的宏观效率低下。报告还说,现在医疗卫生体制出现商业化、市场化的倾向是完全错误的,违背了医疗卫生事业的基本规律。

今年10月,卫生部有关负责人表示,卫生部从未表态说过医疗改革不成功,也不同意医疗改革不成功的说法。这位负责人还表示,卫生部在医疗改革问题上的态度就是不争论,要扎扎实实地把卫生改革推进下去。卫生部有关负责人说,卫生改革在党中央国务院的领导下,卫生部自己的工作当中肯定有失误,但改革的大方向是对的。

“卫生改革在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取得了明显和显著的成绩,在目前的经济条件下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这位负责人说,卫生部没有“医疗改革不成功”的报告,也不同意这个报告,卫生部的态度是不炒作,不争论,要扎扎实实地把卫生改革推进下去。